悬崖之上影评(平凡小人物中的大英雄)

电影 (39) 2个月前

故事片的叙事风格,也就是导演和编剧讲故事的方式,比如格调、节奏,还有视角等等。电影采用怎么的结构、角度来讲故事非常重要。

《悬崖之上》是个关于英雄的故事,英雄与小人物的区别在于,英雄总有办法战胜困难,而小人物常常在厄运面前束手无策。

小人物常常就是我们自己,而英雄总高高在上,他们是凤毛麟角,值得平凡人景仰。

张艺谋喜欢讲英雄故事。《悬崖之上》就有了四个从苏联受训归来的特工,他们从落地的那一刻开始,就处在困境之上,特工们如何突破困境完成任务就是影片的梗。他们面对的是一位高级别的叛变者,这更使他们完成任务雪上加霜。

悬崖之上影评(平凡小人物中的大英雄)插图

关键时刻出现了关键人物,那就是潜伏在伪特内部的另一位英雄。这位英雄最终使他们完成了任务。

为了使整个故事讲述得更加美轮美奂,张艺谋不惜清空其它的背景人物与环境。比如,整个影片的人物活动都在冰雪环境下展开,这似乎也表达了一种寓意。但在日寇占领下的哈尔滨,我们只看到了伪我双方的斗争,并不见一个作为占领者的日本人身影。没有比这更纯粹、更典型或者说是更作的环境了。要注意,这不是在写小小说,影片是可以有足够长的胶片,让历史变得更真实。

我宁可相信张艺谋是为了叙事更加简洁。其实,我可以做得比他还简洁,根本用不着从苏联空投四位英雄回来,我只要动用伪特里面的那位潜伏者就够了。这样任务的完成度与安全系数反而会更大。

张艺谋是为了表现英雄而塑造英雄,他喜欢的英雄往往只是存在于内心世界中。然后套用“密室逃生”的故事模式,在这个模式之下,逃生成了主要任务,其它东西又让位了。在这一点上,《悬崖之上》并不比《风声》更高明。

黎巴嫩电影《何以为家》,以一个小男孩为视角,讲述了中东战争背景下底层人的生活。

电影的主角叫赞恩,他懂事、善良,心灵饱受创伤。当妹妹来初潮时,他想法设法为她隐瞒。因为他知道一旦女孩的性成熟,父母就会以婚姻的形式将她卖出去。妹妹无限地依赖他,赞恩却无法改变妹妹被狠心的父母卖给坏人的命运。

动作电影寒战2(续集评分不如第一部原因引人深思)

上集《寒战》(2012年)开始时详细地﹑煞有介事地介绍了警队架构,资料搜集丰富,感觉是部认真而具实感的电影。 …

赞恩伤心欲绝,离家出走,却接触到了更残酷的社会,更多受难者。在游乐场,他被没有身份证明的战争难民哈瑞带回了家。不能兼顾打工与带孩子的哈瑞,让赞恩获得了暂时的庇护与温暖,有了家的感觉。

哈瑞作为非法移民被抓走,失去了依靠的赞恩只能带着尤纳斯流浪,他成为了尤纳斯的庇护者。此时,影片有意设置了赞恩的角色转换,由过去家庭“受害者”角色,变成“施害者”父母的角色。哈瑞带着尤纳斯艰难生活时,他也选择了父母当时的选择,像他们卖掉女儿一样将尤纳斯卖了出去。

赞恩失信于对哈瑞作出的诺言,妹妹也因为难产死了。

赞恩起诉父母,认为他们没有承担应有的责任,是直接的作恶者。但是,赞恩自己呢?

恶的源头在哪儿?就是那个不合理的现实,吃人的社会制度。如果不能有根本改变,生活在动荡之中的脆弱的底层人所做的任何抗争,都是绝望的。

这部影片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,让我们思考战争的残酷性,以及它给普通民众带来的毁灭性灾难。

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的荧屏充斥着古装戏。即使是少量的当代剧,所反映的多半也是成功人士富丽堂皇的生活,以及种种老牛吃嫩草的故事,离绝大多数的观众甚远。

我们应该感恩自己生活在美丽的社会主义国家,美好的时代。《何以家为》的那种战争悲剧,不会发生在我们身边。

但在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征程中,无数平凡又普通的劳动者需要我们去赞美、去讴歌。

导演们在将镜头对准英雄的同时,也要对准普通大众,他们都是人民的一部分。